最新消息:免费获取本站模版,请在荣耀博客【https://lirongyao.com】上下载!!!

秋窗风雨夕作文

寄语 搜搜文库 7 浏览

秋窗风雨夕作文(1)

  一夕秋雨,时疏时骤,梧桐瑟瑟,不觉一地清冷。临窗而坐,放下手中的功课,略享受几分钟简单的闲静。

  “梧桐更兼细雨,到黄昏点点滴滴”,秋来已有些时日,但这雨却是头一遭。天气转凉,心情也跟着淡而无欲起来。重复机械的日子过久了,这样的雨天便显得弥足珍贵,我自然不忍心辜负。

  素来喜欢梧桐。它是平凡却深沉的。人称梅兰竹菊为“四君子”,想来读书人喜欢这四者居多。梅花凌霜而开、清香傲骨,但终究是奇绝之伍,没有小人物简单的生活感受;兰是如玉的君子品格,香气淡雅,可却失于筋骨,空有柔美之姿却无刚正之气;竹虚心劲节但又太过硬直;菊花“孤标傲世偕谁隐”的气节向来为隐士所好,可终究只是残花弱骨,况又孤介太过。如果说喜梅兰之辈称为“君子”,那么我这喜好梧桐的便也不做这君子,且自当个大俗的凡人,无欲无求,平静度日。

  窗外骤雨初歇,清风近嗅桐叶,带来心头几点恬静。许久以前也曾醉心于诗词杂谈,浅近也好、深奥也罢,总喜欢写些小句子,辞藻华丽,用在文章中也是风花雪月。也时常留意窗外的雨,但更多的是空添忧愁,枉自嗟呀。总有颗急功近利的心,不免就有些肤俗幼稚。只是那时候又怎知道阶前的雨要比马路上伸缩伞下的雨更耐听,又怎明白街旁做行道树的法国梧桐当不起古风幽趣呢。

  时值秋日,梧桐叶开始变黄,平凡和普通,不是松柏,怎禁得起岁月蹉跎。曾想过成为军人,挺拔如松柏,坚毅又有担当。但时至今日我也只能把做军人定义成是梦了,注定成不了松柏的梧桐,院角窗前地立着,总是不起眼地任由风吹日晒,会默默地由时光如同雨一样滴到阶下,什么也不多说。平凡人一生的价值似乎微渺,但是总不会缺乏精彩,正如梧桐木是做琴的好材料。

  偏好梅兰竹菊的,又不乏随波逐流之辈。清雅异常,是君子的品格,于是人云亦云地说喜好梅兰,其实几日后难说又要欣赏海棠的风韵了呢。风雨总是多变,却不曾遗忘本心,风始终为风,雨始终是雨,人亦是如此,总归要有所坚持,不能迷失自我。

  喜欢这样微雨的天气,总是淡淡的。苏东坡曾有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境界追求,但依旧做了政客,忧心于案牍冗杂,我到想到了刘禹锡的陋室,既然有闲静逍遥的心,又何必为功名世禄所牵绊呢?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愿是株梧桐,淡泊平静,不求人顶礼膜拜,也不求有凤凰来栖,平平淡淡却好。

  《红楼梦》中探春是喜梧桐的,我最喜欢探春,大气、淡泊。贾宝玉一味享乐,求富贵自在;林黛玉当局者迷,只知多心忧愁;薛宝钗倒是旁观者清,却终究没有认清自己的出路。相比之下不逐流俗又不忸怩拖沓的蕉客三姑娘我更钟爱,诗才不及湘云,审美也不比妙玉清高,但平凡中总有不同,淡泊中又显刚毅。

  恰似梧桐。

  做个平凡人,宁静致远,却不肯失却自我;成个小人物,淡泊明志,又不屑沽名钓誉。

  秋窗秋雨,一夕灯起,梧桐其叶,点滴清风。

  不忍辜负,便由我再静听片刻吧。

  山东青岛胶州市胶州市实验中学高二:刁世峰

秋窗风雨夕作文(2)

  秋花惨淡秋草黄,耿耿秋灯秋夜长。已觉秋窗秋不尽,那堪风雨助凄凉。

  助秋风雨来何速?惊破秋窗秋梦续。抱得秋情不忍眠,自向秋窗挑泪烛。

  泪烛摇摇摇短檠,牵愁照眼动离情。谁家秋院无风入?何处秋窗无雨声?

  罗衾不奈秋风力,残漏声催秋雨急。连宵脉脉复飕飕,灯前似伴离人泣。

  不知风雨几时休,已教泪洒窗纱湿。

  黄了的遍野哀愁,飘零的落红无声。只是不解,这去年残色,今载离愁竟演绎成代代不息的心碎。是我的诗笔点染了今夕的彩霞漫透,还是惨淡的秋景,早已经将这长夜的孤灯浸润的垂泪滴滴?

  已是满眼黄昏,埋尽残阳。于这落寞的时节,哪管窗里窗外,尽是凭填的雨煞风萧!是怨歌吧?是哭泣吧?这天地间缓缓飘洒的痴情雨!只道是泪纷何太急?又湿了我的心结,浸了我的残梦。

  是梦虽破,犹然虚幻飘渺。潇湘纵醒,亦作长梦无眠。难道这一生竟难与幽梦作别?许是现实的太过残酷,梦境的又太过遥远,直搅的我辗转反侧,彻夜难眠。本该是银烛秋光,倒也静凉如水。只是这淅淅沥沥轻叹声声淹没我心。轻挑一豆烛光,却发现它也在点点滴滴地饮泣。

  何故悲啼?忧从中来,从弥漫天地的萧萧夜雨,从这盈满人世的岁岁别离。岂单是我的泪眼婆娑?昏昏闺阁,烛泪轻淌。长夜里,灯影相对,珠泪千行。

  寂寥的秋夕,寂寞的今夜。没有星光,没有月影,没有往昔夜夜的歌声,笑声,而只剩下此时如嘶的风声,似咽的雨声。今夜,谁曾闻得?谁曾不闻?今生,谁将闻得?谁将不闻?

  入夜已寒,更有秋风微唳。倒将是天也寒,水也寒,芳心尤寒。瓦檐滴漏,残息骤急,直哀地花也泣,草也泣,花容泣极!可只是这一夜的风萧雨滴么?

  窗外风声时骤时息,槛外雨声时缓时急,只感觉谁在灯前抽抽噎噎,垂泪不已。是你么?是他么?或者原本就是我自己在为这逝去的秋夜而感怀叹息?

  索性开启窗扉,循着夜色凭窗望去。雨中暮色笼得煞不分明。朦胧中灰黑掺间,相融相和。肃杀得阴郁沉闷,好无生机!就像我的心事,在这缠绵的夜里,凄凉的风里,不胜悲戚!

  想知道这人间的烟雨几时方休。因为我的心僵冻,血在凝固。面对这熟悉又陌生的相思地,谁人又怎得从容?只怜这窗纱,外淋风雨,内湿泪滴……